弹了又弹

不上班总睡不着,一上班睡总也醒不了。老了么? 2012年刚到来的时候看着朋友推荐的《岁月神偷》一部2010年的电影,在幻变的生命里,岁月是最大的小偷,真是感觉就像是自己的昨天。记得那会我和哥哥打架,能把床骨打断,能撕掉对方所有的课本,我也能被打哭到天亮,然后所有的清理工作丢给妹妹,一切只是个轮回,如今都很好,只是少些联系,多了份放心。

文字是很无力的,其实一些没有记录下来的事情是永远都忘不了的,这一年的记忆是从10月开始慢慢抹掉之前更新之后,那是一位宜昌的姑娘来北京玩的时候,很少见到这样的女孩了,不虚荣、不爱慕,也不暧昧,她从柜台拿起一块手表,让试试,就那么一试,让我感觉到手表对于女孩来说,那是一种原则,按自己的轨迹无怨的行走,不会出轨,也不能出界,看着一秒一秒走动的指针,也让我看到了冷静,那段日子吃完她带的三峡特产之后,整个项目也都结束了,关于我的产品开发了一年,从最早的一个客户到如今还在进行的项目,已经有不少了,而这一切都离不开我身边的朋友,唯心相交,友不失矣。

产品开发已经搁浅好几次,我总是把没有什么烟灰的烟头在烟灰缸上弹了又弹,没有经历过大的风浪,始终是见不到前方,这一年算是把几个哥们之间问题全部暴露出来了,也希望大家不要看重功名的羁绊,而是真情的可贵,看乔布斯传记,同样是看到这一点。放大至整个生活,似乎都是进退两难,唯一能做,也唯一正确的事情,都仅仅剩下坚持而已。

每当一个人的时候,我总喜欢装好人,比如在麦当劳,看到旁边坐的那姑娘走的时候忘掉拿走她的iPhone,我急忙拿起来手机,看看了qq号,就追着给她送过去了。一群人在的时候,总喜欢当一个坏人,特别是一群哥们在打台球或KTV时候,虽说我从不拿麦克输球也不付款,但总能让球童讲她们的故事我们听,接着我们畅想了一下未来,回忆了一会往事,就带着梦想睡去了。

这一年迟到次数和打卡次数快同步了,一年一年的过去,发觉自己却一年比一年沉沦了,反而付出的也比得到的少了许多。最后一次喝酒是12月份中,在雍和宫南侧的永康胡同。往前回想的一次是上一个周四,喝完之后睡到周五的晚上,而在这样的一段时间里,感觉生活像是看着一部被全部打了码的电影,摸不着、看不见,只能默默的注视着,如此永远延续,没有剧情。

三秋恰半之时

像现在一样打开电脑,敲着键盘听着音乐,心情才能放松下来,写着那夏天已过冬天不远的心情。离开都市里的高楼林立、霓虹的闪烁,酒肉的朋友,陪着家人一起坐在院子里,聊着过去的美好时光嚼月饼,但中秋一定不光是吃或送饼日,是能够长时间的流离然后在三秋恰半之时相聚,能把一罐啤酒能望一下明月足以。共婵娟也是我们在外汉常做的事情,远在千里的朋友们中秋快乐!

刚收了快递是一盒枣泥馅的苏式月饼,回到电脑面前想起了去年这个时候,按日期翻看了之前写下的日志。的确忘记了很多,能记得总是那些零碎的当时没有任何感触的小事情。有着目的的去游玩,总会让那一丝希望寥寥而散。据前两年的经验,若是为看香山的红叶而去,那必定是失望而归,这个9月初就去爬了趟香山,人少山静,虽说没有很早的时候赶到,但也能遇到山路上的露珠还羞答答的在草丛尖,去年的香山之行可能是最美好的,但好景不常在,因为同一件事的处理方式早已改变。

这次一起走山的人是多年的老朋友,如今他也喜欢上了游山玩水,之前他可不一样。人的内心深出还真是希望自己能完美的找到自己那个一个归点,哪怕只是一次尝试。山对于我们来说太不高,但很用心。一个第二次见的朋友,之后就是第二次喝酒的朋友在山下的酒店已定好一切,酒局,特别是朋友准备的,一定是从我们之间走出来目前混得好点的哥们,几个当兵的,几个流窜的,我算是职业的,有酒有肉有名片,没名片的加微博,不喜欢用微博的加微信。也总会有一个人面红耳赤举着被子,走到另外一个人面前说“大哥,哥们出社会闯荡这么多年,如今很少见到你这么纯真的人了。干了!” 哥们接着他的话说到“我们曾经也和你一样。年轻过,炽热过,干!”其实啊,同一个人在酒中,酒后基本就是把同一件事来回用不同的醉意不同的口气对着不同的人在诉叙。这次我喝的不多,但足疗师傅说我已经上火很严重了。

每一段时间的休闲娱乐都按阶段的分开着。我们已习惯了累了,醉了、去足去疗去按去摩。记得很久以前我们应该这会在打一场台球、或是我早已回去陪着朋友诳街、去簋街的哈镜排上30多分种的队伍为她买一份鸭脖子,每一次项目结束,也带她去簋街上吃一份最便宜的石锅拌饭。那些日子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想起,纵然失去的那段时光,换来了如今的假假真真。

忽然拿出手机翻看了下通话记录,又是打出了很多个电话,可接通的那是一个刚认识做网站的姑娘,若希望你的梦想照进现实里面去,就别让空虚占据了现实,哪怕是一秒也不放过!的确有这么一段时间,抱着女人幻想着未来,有某种史诗般的美感。可最后的每一次分散都是像两个被遗弃的小孩,从此失去了依赖。走遍了那些随机抽选的小景点,每一次的邂逅总是让人释怀。我们步行我们没有任何的行李我们走着从没有人走过的山路我们追着已经离站的公交车,然而这一切只能是看作在生活中的一次尝试。当回到单位从11楼望着枢纽站的人东奔西走,而自己确在原处。

从朋友的博客里看到这么一句话很是认同。“你们对亲密的人太苛刻,对陌生的人太客气”。当后来又看到一句话的时候改变了看法。“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我认为这就是人在把另一个人从陌生变成熟悉的过程。当北京的夏天过去之后那些记忆已经有了不同程度的扭曲。俨然不记得那个在路口等待中的男孩是我自己,还是曾经匆忙寻走时撇过一眼的路人。

一行白色的小字

天空一片灰蒙,没见一丝云影,走在去百老汇影院的路一直是在他们的身后,若不是在上班时间,我也是不会去看这个加勒比4首映的,坐在四周有环绕立体声的影院,心里也莫明的比平时安静很多,可我等待的是电影的结束,而不是广告过后的3D画面,喜欢电影谢幕后,一个个身影从眼前或从身后的离开,直到出现在银幕上的是最后一行白色的小字也开始变的模糊,再回头一看,咦?又是一个人的电影!

 

这个夏天的第一瓶啤酒是独自在路边的烧烤店豪灌的,这是发自肺腑的,也能感觉到回肠荡气,可眼里却有点酒后回湿的模糊,随之的就是那年那月,接着就完全没有心思和力气再好好去回忆了,身心懈怠,没有后劲,还假装和浅茶满酒的日子亲密无间。

这种酒事一沾不可收拾,在接着的第二天上午从单位请假外出,坐3个小时地铁去认识一群新的朋友,去的时候只有我们2个人,喝到第三瓶的时候来了一个男人和女人,相互介绍之后就感觉是上辈子就认识一样,拿起酒瓶就开始干,大概喝了3了个小时后迷糊的瞧着桌上人数已经8位了,男人和女人已各一半了,你信或者不信,她们已经就在你对面了,酒杯中满满的欺骗和隐瞒就感觉像是在甜言蜜语的肚脐处没人可以看得见,也懒得去看见,你也好像没有忘记曾经最想吃的那块肉和最想摸得那双腿。

 

折腾的道路一般都是曲折而艰辛的,能够在上午外出喝酒,喝到下午,再从第一次乘坐的地铁线路上返回,途中差点被一个小姑娘忽悠着半路下车;到了单位已是下午6点多了,再次接到电话,继续去安贞处喝酒K歌,一般这样的人就是超人,但我不是,因为那个夜晚我都不知道在哪里?起来的时候,看到一条短信,大概的意思是如家卡已经升级到了金卡。

 

我以为早被这个社会所固化,却不然,当把一个从高中一起玩到现在的哥们拐到这个城市的一角,我们聊的总是已逝去多年的岁月而这好像是我们之间永远的话题,脑子附加的一切烦恼在这回忆的话题下被冲击成笑声之后的轨迹,我们好像忘记了家庭和社会的责任,甚至还在想着什么时候能把当初的我们凑到一起,继续那些懵懂的年代没去完成的游戏,这不是装萌,因为我们都清楚谁违反游戏规则谁就得滚蛋,所以我们能苟延残喘混到了今天,只是我们朝着挣钱的道路一路狂奔,最后还是发现那条路很远,而这些岁月、物欲和孤独感,鬼知道那是为了什么?

 

这个世界,不是我们像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要不你怎么每年的“六一”都还要过节呢?当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是在这一天请假去过节,买一件印花T恤。很充分的准备一切,当走到三里屯广场的时候,发现我只是一个失意的寻找者,需要的东西在这里根本就不会出现,就像不曾有过一样,穿梭在这个有着青年符号的广场,幻觉中很渴望一次不期而遇的奇迹出现,邂逅一位渴望见到的人,站立在广场中间喷泉最外围的水迹处,能感觉自己是在舞台中央,而发现当四周所有人都是看客的时候,我已经控制住自己那激情情绪,因为当喷泉射出最后一丝液体的时候,总是会剩下我一个人。过了许久,当背后嘈杂的人声渐渐地远去的时候,我已经走向了怅惘的夜色中。

 

三更梦

直到有一天的夜晚再也见不到那些忙碌身影的时候,映入眼前的圣诞树并没有让我觉得多么的绚丽多彩,反而让这个寂静的夜晚更加孤寂,当从外面回来,或夜晚外出,每每都会遇到银座和来福士门口的工人在深晚搭建圣诞树的场景已不再存在。冬天就是这样的让深夜属于你一个人,花红酒绿的处所早在上一个深秋就已脱胎换骨,但是这个城市里到处充满暧昧的味道切是挥之不去的,可即使是暧昧同样令人伤感,让我不得不用旁观者的口吻叙述着自己的一切。

 对着桌子拿支水性笔画圈圈去诅咒一切不想发生的事情,臆想着此时身穿着一件蓝白相间的校服手中没带雨伞的姑娘迎着海南秋天最后一场细雨在校园小路妮妮漫步,而北京的冬天干得我此时已经不止一次往喉咙吞唾液。准备在电脑上找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存放这张蕾丝豹纹低胸背心照片,当我翻开很深很深的路径文件夹时,我嘴角向上一撇,原来你也在这里,就是这样的一个群体总是选择春天去散步夏天去看海在秋天数落叶,也会不顾一切的在这个冬天忘掉所有。

 你却忘了你的承若,只有能看到梦中欢天喜地挂满抽泣哭声你的脸,离开北京一个较深的炮局胡同青年旅馆,当早晨推开窗户的时候还能见到一只名叫欲望的猫,和在不远处的墙上一只名叫无知猫,就隔着窗帘窥了你一宿沉静中有疲惫的睡姿,喝掉只剩下最后一口的凉开水,整理了下背包,出门后头也不回的把门给带上了,一个月中被许多正义的人所追杀,俩人都走上了艰难的道路。

 给自己出游计划,首先想到的是海,初步计划是先去 后海、北海、中南海、等等关于海的愿望也就慢慢可以去抹去。很久都找不到安静的地方坐坐,当走到中山公园生深处,却发现两位举着拐杖的不是两口的老人在一起谈往事,旁听许久只好左转出了大门到了国家大剧院站立在湖水长廊下许久等身体热度降下来的时候,已无意向前,一直站着,直到太阳西下,接近了湖面。最后只能等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或是1月份的中旬,将为我做一个三更梦。

 很多年前连抽烟都解决不了的问题,被她给解决掉了之后,点烟这个习惯就从生活中消失了,坐在吧椅上,收拾快磨烂的背包,一个已忘掉很久的打火机被翻了出来,试着用不熟悉的姿势将其凑近了嘴角处,随着几响清脆的声音之后燃起一纵跳跃的火光,然而冲鼻而来的却是没有香烟的嘴角被烧掉胡子的味道。

 胡子刻意的留长了很多,早上会反复的看镜子中的自己,接着拿起一只墨绿色的铅笔在胡乱涂写了很多0.3克拉字样的墙壁上写道“0.3克拉”,因为会在腊月中旬一个朋友的婚礼上能见到一位离异但没有带小孩子的女同学,拿不出任何其他的东西,只有留有胡子才能让我们的话题更具有沧桑感。一名身穿黑色荷叶边束腰短袖衫的年轻姑娘跑过来,在吧台一角朝我喊了声“有火没”,顿时才意识到自己在这个喧闹的场所,想着往后平静的日子,最后的办法也只能是带着即将要上线的网站去与她相见。

遇到要吃饺子的节气大家都已经提前下班很久了,这个月剩下的10天将会在节日的气氛中忙碌,昨夜从掉了一个螺丝的移动硬盘中找出09年的《圣诞颂歌》看完后觉得过节日就是帮助他人 善待他人的时候!只有这时候 人们才能敞开紧锁的心扉,把所有人都看作是陪自己走完一生的朋友,而不是一些形同陌路的匆匆过客。

天亮再走

花期未到,大失所望,在绿色的山林转悠了大半天,只找到几株被游人攀枝落地的残叶略带红色,肆无忌惮的青春只能用来回忆但不能延续。纪逐渐长,一路上我感觉到话语逐渐少了。

一个多月过去了,我有些不习惯现在这个的日子,零碎的生活,终日疲累,不看电影,不写东西,不见人,不上线,不电话,不短信,不阅读,不思考。在办公室座位上放眼望去,如今对面的大楼已经挡住了往日的天空。早晨的时候,穿过玻璃窗看着公交枢纽站,匆忙的人群带着梦想在车站中摆渡的,我也开始一天的工作。

最近生活节奏异常的乱跳,过多的纠结之后必定是烦恼急剧,导致上火在身。于是找一个工作日,去医院为开点处方:一草、一木、一人,一口水。不到两天,快要坏的嗓子结果就给扼制住了,总在幻想自己能大病一场,伤病时回有人添茶倒水,想起很多年前的时候,但哪些往事像巨大无比的一团云随风涌面而来,看似厚实,但拨开之后,它就迅速地被甩在身后了。

得知她的第二身份是模特后,我放慢了项目进度,去她们单位的时候,总是要填写很多访客记录,她所在的单位是国企并且一切工作都必须保密处理,跟进这个项目我只有用相机拍下需求回来开展工作,但每次夜晚从她单位出来门口保安很会开完笑的说,下次什么时候过来,我说这个得看需要了。认识了一个又一个的朋友,而她们的世界独立而奔放,男人的思考和口水,只能在窗外徘徊。

也学着去放弃一些,也明白了一些所谓奋不顾身那只是是欠缺深思熟虑,那些翻滚在床上的誓言是空洞无力的,就在今日上上一篇日志中提到的哥们电话来了说是腊月15结婚。人家4个月的爱情就这样的快速的进入了状态,我始终不忘提醒份子钱得把上次电影票钱给先扣下来。一开始到现在他们之间我始终看不到唯唯诺诺瞻前顾后的爱。我想这样的才是真爱。祝福他们!

周五我总是按点打卡,从单位出来,眼睛还停留在屏幕前的白光上,这个时候路上看到的街景如梦似幻,整座城市像浸在水里,很像我当时心情,充满了不确定性。刻意得让自己去想一首歌,一首‘我们这里还有鱼’,关于冬天的歌曲,一路哼唱着步行到簋街中,这个习惯很久了,可我唯一感觉到的不变的是,我跌入谷底好像从就没离开过一样,有时候感觉我们对许多东西失去了憧憬和希望,也或许我们只是在拒接和接受拒接,我门拒接被改变而已。吃完饭推开那店门走在街上听着路边的酒肉朋友们喝了很多酒,搀扶着一个妹子说天亮再走。

再次开着电脑放下工作的时候,发现很早的一个热门关键词,老男孩,当时忙着没有去关注,当我看完他门的视频短片后,真的如题说的一样,感动的一塌糊涂。如果抛开一切利益之后还会有几个人站在你身边,其实这问题太深奥了!不值得去思考。

夜深的时候就会感到脑袋里面有好多东西 在转啊转的,没篇日志是写给自己的 提醒自己还活着。

 记:投票系统上线,大易尚阳家装锦囊上线,合众典创2.0上线,龙泉之声网站上线,塞纳婚纱摄影网站上线,老张加盟站上线,某某集团内网上线。

气质脱俗女

出了地铁,提了提裤腰,做了个深呼吸,到单位的时候已经10点多了,打开双肩包的我找了很久那两个没有吃完的包子,已经成了馅饼上面还有些被挤压出来的素馅。

昨夜跑到北京的最南边,想起昨夜打的士的情景,从东直门打的士,20多分种之后才到下一站东四十条,我只好下车换成那能掐点、有人情味、能零距离接触、可体验速度感的交通工具-地铁。

早上6点出门了准备在这周实现一个完整的工作日,出门找了个公交车站,裸色高跟鞋、连衣裙外面套着一件小西装,从远处赶过来站在我身后一起等着下一趟公交到来的女人,前方远处羞羞答答火红色的太阳也翻过了远处的一个大厦,秋风吹过眉间,只听到公交乘务员阿姨喊“后面的小伙子等下一辆,上不来了。”我回头一看,车站就剩我一个人了……

我坐了3站地但过了很久,眼看就要到了5号线地铁刘家窑站,我想赶紧往下车门方向挤过去,我从车的前门终于挤到一个后门上车的气质脱俗女前,我没再挤了,因为听到后面有人在对我喊到“我们都要下的,别挤了”

下了公交后我看了下时间刚到6点50。到了地铁我心里就有底了,7点30分点就应该可以到单位了,到地铁还得走会,路过一个包子店,没看到一个顾客,我得意的跑前去,买了3个素馅包子,吃完一个的时候,我就随着人流进入了地铁。

幸庆自己没有带公交卡但自动售票机处没有人,我那拿出一张10元的人民并,买好了一张地铁票,经接着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响几下,那机器给我返回8个一元的硬币,立刻一群人从我旁边挤靠过来;哥们、帅哥、伙计、师傅、叫什么的都有,看出来了他们是要在我这换取硬币买票呢。全部换完了后,我拿着手中的零钱看了看,只剩下6元….

我背了一个装满除了自己刚才没有吃完包子外就是别人的物品的背包顺利经过了安检。

不用看着脚下的路跟着前面的人挪动着就行,时不时的就得给后面的人让路,忽然他们开始跑了起来,的确很神奇,真的有一辆地铁刚刚到站了,我依旧一边让着路,一边慢慢的挪动。

到了候车大厅,我先找了个候车座椅歇了下来,每个车门门口两侧都排有15人左右的长队,这趟车我没打算上去。地铁刚走,可那车门前刚才排的队伍,依旧还在哪里,人倒是少了不少,就刚才那会,我身边不知不觉来一个老人坐了下来,和队伍最后一个小伙子聊了起来,我听到最后一句大概的意思是让那小伙子给政府写信,这时候地铁已经走了两趟了。那老爷爷回个头看到了我了,说,你怎么不去排上对呢,我说,迟些,我不赶时间。“这一站等到中午还是这么多人的,赶紧排队去吧。”很严肃的对我说着。我看地铁还没来,人队也排得比较长,我就随口问了下老爷爷,这早出门去哪呢,“我去儿媳妇家赶午饭吃……….”听到这话,我赶紧跑到队伍去,挤了起来,我可不想中午才到单位去。

不错,很幸运还是最后一个挤进了这趟地铁,我面部紧贴着车窗,带着得意的笑容看着那排在队伍最前面身体微胖的姑娘,进入隧道。

眼前一道白光过去,迎面而来的有一排排长队,我脸上刚才那个微笑还没来得急收回,身体就有往车厢里挤的意识了,已经晚了,随着一声‘先下后上’的广播落音,我被那人群直逼到死角,我用双手护着我的双肩包。微微挪动身体尽力调整到我能接受的姿势。

终于到了换成车站了。赶紧跑出去,我瘦小的身体,还是比较敏捷的。一溜烟的到了另一条线路。看到候车厅人很少,沾沾自喜中…..

等候下一趟地铁的我,看了看时间。很神奇的到了9点10分了,上车后也发现,还有座位可以坐下,没经过几站后我出了东直门地铁C口。吃在这里、住在这里、上在这里、出去回来一趟这里的太阳还是每天看到的一样乳白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