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白色的小字

天空一片灰蒙,没见一丝云影,走在去百老汇影院的路一直是在他们的身后,若不是在上班时间,我也是不会去看这个加勒比4首映的,坐在四周有环绕立体声的影院,心里也莫明的比平时安静很多,可我等待的是电影的结束,而不是广告过后的3D画面,喜欢电影谢幕后,一个个身影从眼前或从身后的离开,直到出现在银幕上的是最后一行白色的小字也开始变的模糊,再回头一看,咦?又是一个人的电影!

 

这个夏天的第一瓶啤酒是独自在路边的烧烤店豪灌的,这是发自肺腑的,也能感觉到回肠荡气,可眼里却有点酒后回湿的模糊,随之的就是那年那月,接着就完全没有心思和力气再好好去回忆了,身心懈怠,没有后劲,还假装和浅茶满酒的日子亲密无间。

这种酒事一沾不可收拾,在接着的第二天上午从单位请假外出,坐3个小时地铁去认识一群新的朋友,去的时候只有我们2个人,喝到第三瓶的时候来了一个男人和女人,相互介绍之后就感觉是上辈子就认识一样,拿起酒瓶就开始干,大概喝了3了个小时后迷糊的瞧着桌上人数已经8位了,男人和女人已各一半了,你信或者不信,她们已经就在你对面了,酒杯中满满的欺骗和隐瞒就感觉像是在甜言蜜语的肚脐处没人可以看得见,也懒得去看见,你也好像没有忘记曾经最想吃的那块肉和最想摸得那双腿。

 

折腾的道路一般都是曲折而艰辛的,能够在上午外出喝酒,喝到下午,再从第一次乘坐的地铁线路上返回,途中差点被一个小姑娘忽悠着半路下车;到了单位已是下午6点多了,再次接到电话,继续去安贞处喝酒K歌,一般这样的人就是超人,但我不是,因为那个夜晚我都不知道在哪里?起来的时候,看到一条短信,大概的意思是如家卡已经升级到了金卡。

 

我以为早被这个社会所固化,却不然,当把一个从高中一起玩到现在的哥们拐到这个城市的一角,我们聊的总是已逝去多年的岁月而这好像是我们之间永远的话题,脑子附加的一切烦恼在这回忆的话题下被冲击成笑声之后的轨迹,我们好像忘记了家庭和社会的责任,甚至还在想着什么时候能把当初的我们凑到一起,继续那些懵懂的年代没去完成的游戏,这不是装萌,因为我们都清楚谁违反游戏规则谁就得滚蛋,所以我们能苟延残喘混到了今天,只是我们朝着挣钱的道路一路狂奔,最后还是发现那条路很远,而这些岁月、物欲和孤独感,鬼知道那是为了什么?

 

这个世界,不是我们像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要不你怎么每年的“六一”都还要过节呢?当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是在这一天请假去过节,买一件印花T恤。很充分的准备一切,当走到三里屯广场的时候,发现我只是一个失意的寻找者,需要的东西在这里根本就不会出现,就像不曾有过一样,穿梭在这个有着青年符号的广场,幻觉中很渴望一次不期而遇的奇迹出现,邂逅一位渴望见到的人,站立在广场中间喷泉最外围的水迹处,能感觉自己是在舞台中央,而发现当四周所有人都是看客的时候,我已经控制住自己那激情情绪,因为当喷泉射出最后一丝液体的时候,总是会剩下我一个人。过了许久,当背后嘈杂的人声渐渐地远去的时候,我已经走向了怅惘的夜色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