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恰半之时

像现在一样打开电脑,敲着键盘听着音乐,心情才能放松下来,写着那夏天已过冬天不远的心情。离开都市里的高楼林立、霓虹的闪烁,酒肉的朋友,陪着家人一起坐在院子里,聊着过去的美好时光嚼月饼,但中秋一定不光是吃或送饼日,是能够长时间的流离然后在三秋恰半之时相聚,能把一罐啤酒能望一下明月足以。共婵娟也是我们在外汉常做的事情,远在千里的朋友们中秋快乐!

刚收了快递是一盒枣泥馅的苏式月饼,回到电脑面前想起了去年这个时候,按日期翻看了之前写下的日志。的确忘记了很多,能记得总是那些零碎的当时没有任何感触的小事情。有着目的的去游玩,总会让那一丝希望寥寥而散。据前两年的经验,若是为看香山的红叶而去,那必定是失望而归,这个9月初就去爬了趟香山,人少山静,虽说没有很早的时候赶到,但也能遇到山路上的露珠还羞答答的在草丛尖,去年的香山之行可能是最美好的,但好景不常在,因为同一件事的处理方式早已改变。

这次一起走山的人是多年的老朋友,如今他也喜欢上了游山玩水,之前他可不一样。人的内心深出还真是希望自己能完美的找到自己那个一个归点,哪怕只是一次尝试。山对于我们来说太不高,但很用心。一个第二次见的朋友,之后就是第二次喝酒的朋友在山下的酒店已定好一切,酒局,特别是朋友准备的,一定是从我们之间走出来目前混得好点的哥们,几个当兵的,几个流窜的,我算是职业的,有酒有肉有名片,没名片的加微博,不喜欢用微博的加微信。也总会有一个人面红耳赤举着被子,走到另外一个人面前说“大哥,哥们出社会闯荡这么多年,如今很少见到你这么纯真的人了。干了!” 哥们接着他的话说到“我们曾经也和你一样。年轻过,炽热过,干!”其实啊,同一个人在酒中,酒后基本就是把同一件事来回用不同的醉意不同的口气对着不同的人在诉叙。这次我喝的不多,但足疗师傅说我已经上火很严重了。

每一段时间的休闲娱乐都按阶段的分开着。我们已习惯了累了,醉了、去足去疗去按去摩。记得很久以前我们应该这会在打一场台球、或是我早已回去陪着朋友诳街、去簋街的哈镜排上30多分种的队伍为她买一份鸭脖子,每一次项目结束,也带她去簋街上吃一份最便宜的石锅拌饭。那些日子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想起,纵然失去的那段时光,换来了如今的假假真真。

忽然拿出手机翻看了下通话记录,又是打出了很多个电话,可接通的那是一个刚认识做网站的姑娘,若希望你的梦想照进现实里面去,就别让空虚占据了现实,哪怕是一秒也不放过!的确有这么一段时间,抱着女人幻想着未来,有某种史诗般的美感。可最后的每一次分散都是像两个被遗弃的小孩,从此失去了依赖。走遍了那些随机抽选的小景点,每一次的邂逅总是让人释怀。我们步行我们没有任何的行李我们走着从没有人走过的山路我们追着已经离站的公交车,然而这一切只能是看作在生活中的一次尝试。当回到单位从11楼望着枢纽站的人东奔西走,而自己确在原处。

从朋友的博客里看到这么一句话很是认同。“你们对亲密的人太苛刻,对陌生的人太客气”。当后来又看到一句话的时候改变了看法。“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我认为这就是人在把另一个人从陌生变成熟悉的过程。当北京的夏天过去之后那些记忆已经有了不同程度的扭曲。俨然不记得那个在路口等待中的男孩是我自己,还是曾经匆忙寻走时撇过一眼的路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