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了又弹

不上班总睡不着,一上班睡总也醒不了。老了么? 2012年刚到来的时候看着朋友推荐的《岁月神偷》一部2010年的电影,在幻变的生命里,岁月是最大的小偷,真是感觉就像是自己的昨天。记得那会我和哥哥打架,能把床骨打断,能撕掉对方所有的课本,我也能被打哭到天亮,然后所有的清理工作丢给妹妹,一切只是个轮回,如今都很好,只是少些联系,多了份放心。

文字是很无力的,其实一些没有记录下来的事情是永远都忘不了的,这一年的记忆是从10月开始慢慢抹掉之前更新之后,那是一位宜昌的姑娘来北京玩的时候,很少见到这样的女孩了,不虚荣、不爱慕,也不暧昧,她从柜台拿起一块手表,让试试,就那么一试,让我感觉到手表对于女孩来说,那是一种原则,按自己的轨迹无怨的行走,不会出轨,也不能出界,看着一秒一秒走动的指针,也让我看到了冷静,那段日子吃完她带的三峡特产之后,整个项目也都结束了,关于我的产品开发了一年,从最早的一个客户到如今还在进行的项目,已经有不少了,而这一切都离不开我身边的朋友,唯心相交,友不失矣。

产品开发已经搁浅好几次,我总是把没有什么烟灰的烟头在烟灰缸上弹了又弹,没有经历过大的风浪,始终是见不到前方,这一年算是把几个哥们之间问题全部暴露出来了,也希望大家不要看重功名的羁绊,而是真情的可贵,看乔布斯传记,同样是看到这一点。放大至整个生活,似乎都是进退两难,唯一能做,也唯一正确的事情,都仅仅剩下坚持而已。

每当一个人的时候,我总喜欢装好人,比如在麦当劳,看到旁边坐的那姑娘走的时候忘掉拿走她的iPhone,我急忙拿起来手机,看看了qq号,就追着给她送过去了。一群人在的时候,总喜欢当一个坏人,特别是一群哥们在打台球或KTV时候,虽说我从不拿麦克输球也不付款,但总能让球童讲她们的故事我们听,接着我们畅想了一下未来,回忆了一会往事,就带着梦想睡去了。

这一年迟到次数和打卡次数快同步了,一年一年的过去,发觉自己却一年比一年沉沦了,反而付出的也比得到的少了许多。最后一次喝酒是12月份中,在雍和宫南侧的永康胡同。往前回想的一次是上一个周四,喝完之后睡到周五的晚上,而在这样的一段时间里,感觉生活像是看着一部被全部打了码的电影,摸不着、看不见,只能默默的注视着,如此永远延续,没有剧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