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进步中的音乐剧

进国展剧场还有半个钟头的时候,拿出包里的一本《从头到脚说健康》在停车场看了10几页,发现票贩无处不在。我的前排座着一群音乐学院的美女、她们手上拿着在门口购买的这场音乐剧《蝶》的演出DVD,和一些蝶的衍生品,开场前聊的话题是各自喜欢的乐器之类的。
现场中的观众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再次来看《蝶》的,他们是看着这个东方音乐剧一点一点进步的。音乐剧嫁接到中国土壤后的那份生涩基本感受不到了,音乐和剧情经过了一番梳理和调整之后,流行化很多、流畅很多、合理化很多,舞台表演元素也丰富了一些,有了很不错的杂糅。这就是磨砺的结果吧,走向成熟是必然趋势。

《蝶》的更多书面语言介绍可以查看文网专题《蝶》的主创人员他们同时表示要做就做东方最好的音乐剧。我的右边位子是空着的,我也一直在想到这个问题,是个美女还是个少妇,没有赶到现场还是对音乐剧不友好,但的确到《蝶》的结束都没有人座过来。我的位置是6排26号很不错的位置,前面一排的音乐学院的美女手上的票价是估计也是480元一张的或是更高些、他们应该是追求者,也许他们离中国的音乐剧舞台不远,想我这种来剧场尝鲜的人也应该不少在,当音乐响起,舞台亮起来的时候,那一刻真的是没有去想身边的那个空着的座位了,毕竟号称中国第一个国际化音乐剧创作团队,我开场到结束身体内所有气流都在中丹田中梳理了一番,音乐是真是能让人愉悦的精神食粮,何况今天的剧场基本算是满场了,舞台那中西方炫丽和观众振奋的状态,不需要时间为人接受,是很正常的。

到演员一一的谢幕的时候,剧场里都没有一个人离开,掌声也一直回荡着,还有很多的尖叫声和赞美声,我也再一次的被感动,你被什么感动,什么感动了你,这一时还真说不完全的。是文化背景的差异吗?音乐剧原本与西洋人情趣相投,并不符合中国人白菜豆腐的胃口。如同筷子文化跟刀叉文化的差异,而原本难以轻易逾越的一条文化沟壑,外加虚高到离谱的票价,还会因为宣传渠道和场次的安排,和票的人为流失,有对音乐剧音乐剧追求痴迷者排在场外,将会势必难逃音乐剧在国内快速发展的命运。我看完是提不出什么修改意见的,这不是我的专业、只是我不明白,为啥咱中国人不管是做电影还是做音乐剧,一开始的时候都喜欢怀揣着“悲天悯人”的胸怀,抱着“救世主”的姿态,非要整个“史诗”级别、具有庞大思想教育意义的巨作。《蝶》话剧是把梁山伯和祝英台的故事演绎成如此光怪陆离,剧中从头到尾没有白话,音乐和舞蹈还有就是服装、舞台设计西方色彩是不是有过些强烈了。对这场音乐剧再次演绎了被誉为爱情的千古绝唱中国古代四大传说之一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我想和你成双对,可是天公不作美;你情我愿终不悔,只有共死化蝶飞。再次触动中!

离开北展剧场,刻意的挤进了关于《蝶》的衍生品售厅里。一些关于爱情的信念之物展现在眼前,无趣中我离开了这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