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不江湖

酒井法子失踪的新闻,结果是否定的,当我看到臼井仪人这次登山随即失踪新闻时,真希望不是真实的。也许没有新爸爸的日子里,小新你永远都是5岁。所上的学校永远都是可以迟到的,在妈妈面前也是一样的可以胡作非为的,新爸爸那点阴谋手段都会败在你的屁屁舞下。我初次接触小新是出自一个女孩言语。好色,经常掀起女生裙子,妈妈也不例外,当众裸奔,暴露狂,喜欢当众脱光光,在小弟弟上画一个大象唱“大象大象鼻子怎么那么长”的歌,甜言蜜语,喜欢装傻演戏,演技还不错,这个另类的儿童叫我们怎能不爱他!­

­

20090905起在城市中背起包四处寻走,从簋街路北边住处搬到簋街路南住处,从单位的11楼到夜晚西直门项目组,从凌晨2点到早上5点的酒吧,哪时马路边上推着坏去车子的日子于20091010结束,万物静观皆自得,我不会再把过去给记下来,就像别的女人不再记得你一样。­

­

比她想像中的还糟糕,天数是我最近说给朋友最多的词,一日和朋友去雍和宫,去那地方你得有个准备,去烧香拜佛得有讲究的,我不大懂,我要说的有一点小姑娘要注意的是,在雍和宫大街上走,你得小心的自己脸上那表情,一不留神就会被旁边的道人拦劫住说你最近的运势,说得你想嫁给他的想法都有,那表情在街上,是个人都能看出是不顺利。­

我们去的时间算是比较晚的,人不多,可进去发现看不到任何僧人,佛像面前都是穿着刺骨的黑袜妹,站着看看还行,你们千万别跪下来拜了,那露出的臀部都能从后面看到前面去。­

­

明朝那些事,这是同时想到的一本书,路边上有意买了一本,挺厚的。看到第6章就不对劲了,整个6章占全书的三分之二了。这现在的盗版技术,有必要怎么损吗?祖国妈妈60岁生日那天,在西直门,早上被飞机的声音给吵起来了。看完阅兵式,总也觉得在这个欢庆的日子,去找几个姑娘侃侃新的话题。一女的总说是否定喜欢穿着军装的男人,就这点事,网上最近那个猴赛雷贴出了真实的一面,像部分人总喜欢穿制服的小护士一样,都会有种制服倾向。看完气喘吁吁后继续完成这个月的拖欠项目,总感觉有一天,也会像葛优演的一样,那些期望得到的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的东西围绕在你身边的时候,忽然回忆起很久很久喜欢的那个姑娘,桌上空放着酒瓶,大腹便便,当双手从脸上放下的时候,是否满脸泪痕,恍然间惊悟,天下何处不江湖!­

­

这一游戏至于吗,刚认识3天,就让我半夜给你收菜,直接放你到黑名单,挽回我被人删的那不解心情,随后丢你半张卫生纸,擦掉那别人看不见的眼泪。本是15号去香山看红叶,最终没得逞,毕竟我们要工作,心里想你也算是个好孩子,和我一起算是毁了你,也许只能对那个被欺骗的女孩说,我曾经纯真过。明天17号地坛书市的第二天,去找本关于健康,或类似肢体语言的书看看。­

­

最近发现了和朋友说实话很没有意思,我没有读透厚黑学,使不了哪些手段,我妥协掉我身边的一切,当最好的键盘和鼠标都成为我发泄的对象,我发现自己干脆把看不到的面具都脱掉。当那一天我再次看到相似的场景时,装疯也好,碌碌无为的装逼也好,光着身子站在众人面前,看着现实社会中那个不远的明天!迟早和我对你说的一样,不要为现在的无所为有所为而忧喜,最后都会圆滑、世故、奸诈、在黑色潮水般的社会里放荡。­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