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妖艳,但理所当然

这个不平凡远大于这个似火的酷夏温度。起飞前的一天我都没去注意下机票上的写的是在几号楼台登机,新的网站发布系统和几个朋友的网站都是继续往后耽误着…..对生活的态度我总认为一切都会过去的,很少自我感觉到焦急、茫然、恐惧、无助,早晨的北京城很安静,也是在这个朝气蓬勃的城市中潜射出了自卑、紧张、颓废、不知所措、忧伤、悲哀。

在机场的书店中,还是选择了这本村上春树著的《当我跑步时,我谈些什么》出差的大部分时间应该还是自己的,何况我一个做技术的以网络编辑的身份出差,我显得更多的无奈,至少看书可以忘记眼前的那些美女发嗲抢戏装清纯的场面。

blog并不是想让他成为波澜壮阔的某种生活假象的展示台,或静水深流或来自欺欺人,只是在另一个思维上把工作的事情丢一边,北京过去的22个网络媒体记者,男性个个威猛如狼,女性则款款吊带丝袜,还好这次是湖北三峡游,若是神龙架估计能回来的所剩无几或则是身怀鬼胎多几人。

从上往下看云朵的时发现这个时候的天空还是一样高高在上,一成不变。两个小时除了看书,就是看过道来来去去年龄比我应该还大空姐,顿时一种类似鬼哭狼嚎自暴自弃的快感油然而生。

机会还是固执的留着有准备的人了,背包中几乎装上了某些不可能用到的生活用品。4天的行程,我对三峡的没太多的记忆,通过相机的望镜伴随着快门的响声不知不觉中一种孤寂感像酸一般的从瓶中溢出的。

从宾馆出来,身体上的酒味已打乱了嗅觉,心有余悸的往北走了许久,一个和所有城市一样的夜晚呈现在眼前,因有这样的霓虹灯在城市中闪烁,整个城市在夏天的夜晚充满激情。

其实漂亮的女人笑起来都有些相似,令我惊艳的并不是美貌,而是那种带着怀旧的多情味道。第二天的夜晚,我漫无目的的约了她,在一个刚到的城市只能是争取最后的机会,没有惊喜,我也并没有想好惊喜的对策,电话响起时,已抽掉了4根那种久违耐得住寂寞的香烟。有种相见很晚的感觉,身缠潇洒的雪纺衫,瘦身牛仔,一双鱼嘴恨天高,不妖艳,但理所当然。已经无力大声叫喊,无人和我大侃,KTV的一次夜晚,我天真幻想着以为我们将永远一起生活在这个城市,老了以后都住在你同事的精神病院中。

一个地方的风景,不足让你留恋,想一个地方、去一个城市,也许是那里的人。车马费就是用来给同事带当地的特产,我也不例外。由于天气的问题耽误了2个小时的返程时间,依旧是面对夏天的高温难熬,我一边看着相机里的自己被那三峡风景赋予着享受权利,一边接受着并习惯的忘掉一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