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诚的忘年

与世隔绝的错觉又产生了,起得早了,睡得早了,饥饿基本是靠晚饭撑着,觉得一天的时间长了,和之前不同的是少了些思考的时间,每天中午2个小时的运动时间,也是之前没有过的。

很多事情自己知道足矣,比如说发生在寂寞的长草的时间里的恋情,以及那些来不及表露就被强硬地塞回去的情绪,于是,就这样悄悄地,象时间一样地经过然后消失,这可能是最好的结局。看完《枪王之王》后更觉得这种事情本应该就这样的。

看完中央3台的《动物世界》节目突然明白了那一份虔诚的忘年之恋,足足比她大5岁,总以为会有一中相濡以沫的爱情像这个夏天的红外线,红得妖艳,能感动一阵后脚踏实地的爱你,无需花言巧语,当走到商店柜台后的寡妇面前一脸委屈的告知我,她已经把自己嫁出去了,她本该只是个多情女子,出于有情有义的活着。也许只能是一缕青烟,在过往的梦境里缭绕,这一切还不如相忘于江湖来的俗气。

没有可以设计完的页面和写得完的代码,偶尔爬出繁重的生活,让自己放空。去国家大剧院那天天阴预报有雨我都没带伞,在建筑风景和人文艺术面前我们更多的是感触到了自己那久违的心情,想想这些年,我连雨伞和雨衣都没有,多大的雨,我也是走来走去,也许我的这个习惯不是很好,至少该买把雨伞了,也许当初就不该还掉那一把雨伞。

今天星期六,明天星期天,后天继续是星期六,我变得继续随心所欲了,唯一一件很傻的事,就是你又开始对爱情抱有希望了。实际上我周末也从来没清闲过,总是有一堆的任务要完成。但是不用惦着早起上班,不用挤电梯,打卡,就觉得时间无限悠长似的,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提前10天买的一张回家的火车票,在临走前2天退了,发现等待太久来的东西,多半已经不是当初自己想要的样子了,遇见她,是在遥远的时代,那个时候的我少年轻狂,自认为还有大把的青春可以浪费,情欲没有,有的是小小的欢欣,欢欣得只会微笑,不紧张,切是那么的自然,虽然她是一个冷面如冰的人,但看得出她是心里温柔善良的女子。

一场秋雨一场凉,秋天,是一个该上学了季节了,一个出国留学朋友在前一天约好我们一起大山子798艺术区,再次打乱了许多安排,凑巧的是我再一次脱离了组织,单位组织的一场主旋律、苦情的、直刺我们那闲置了很久的泪腺《唐山大地震》观影活动我只好放弃了。已经记不清楚最后一次掉下的眼泪的时间了和地点,大概是和朋友有关系的事了。798大山子艺术区,在家乡的就知道这个艺术区,我至少比认识后海来的早,呵呵,来到这座城市,更多是躲在钢筋水泥,干净整洁的办公楼里后,去的更多是那些灯红酒绿淫靡的屋子里。我已经走的很累,朋友去创意商店后,我在门口邋遢的依在长椅上,整个798在周四还是有很多游客的,尤其是外国友人,从来沦落不遇佳人的我,我看到外girl穿着白裙子从走在阳光下,我能感觉到她的呼吸,从回眸的那一刹那她也应该能听到我心里的急促跳声,也许少了语言的沟通,可以使误会大幅度的减少,一直到那身影消失在一个画廊的门前。

午夜是个能让好男人变坏,坏女人变得更坏的时间,好与坏,往往就在冲动的一刹那间,就看你如何选择,看完一帮老男人的意淫片《敢死队》感觉片子大不小,很不错,简单明了的故事情节,默契演绎着友情爱情心灵触角,出了影院大厅,不想竟然秋凉了,穿了短袖T恤,走在昏暗的路灯下听夜风絮絮,人稍散,孤寂的气息像从夜气里浮了出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