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刚才东直门416公交站处发生了爆炸。我从11楼望下去,一路的警车正赶到这里。
——————————–正文分割线—————————
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我很单纯的看着她那抹了桃红色的唇问着;她很消魂的扑哧一乐:‘以为你这样很与众不同,显得特别坦率?’这是在北京郊区的一个农家院,脑袋还被前两天的酒精刺激的昏疼,这次是在同事面前把自己灌醉了,外出度假也落下只能在这休息,还好这里遇到了放荡不羁的服务员一边聊着,一边昏昏欲睡的休息着。

月底了,几个好友,也在提醒着日志怎么还没有写出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日志都是在月底的时候拼出来的,每个月依旧的忙碌着,但也始终不会把自己忘记在这个网络中。认识了一些新的朋友,对生活又多了几份计划。几年不联系的老朋友又在那个国家指定节假日中建立起了联系,我们一直都孤单,但又对自己太过自信,很多事本可以一起去面对的,日月已逝,青春难留,光阴那个流水,手机中一首很早拷贝进去的歌曲 ’老友万岁’ 勾起昔日的回忆!有时间有机会还是希望一起拿起酒杯干一杯。

和朋友在中秋节聊到了相亲,我个人还是很赞同的,那天话语中,朋友说我脸色泛红,应该是有些话是从我的爱情往事中顺口出来导致心虚。记得我们还很小的时候,老妈经常在冬天把衣橱的‘的确良’布料和几床棉絮嫁妆拿出来晒晒,这些都是他们那个年代谈恋爱的产物,那个时候最时尚的女孩最喜欢的就是这个的确良,还很难买到,都必须起早排队、托朋友关系才能弄到。一快上等的‘的确良’要是再加上一个飞鸽牌或是 凤凰牌的自行车,那搁到现在就相当于“宁愿坐在凤凰后座上哭泣,也不愿意走在马路边上笑”的意思。在那个年代还是比较保守,虽说提倡自由念爱,可没几个敢去自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先确定‘感觉’再进一步念爱,有个基本的方针就是 门当户对。

如今想去自由念爱代价难的是不再保守了,自由之处就是快速进入念爱状态,然后再去找感觉,这样的念爱到婚姻机率大大减少了,具体原因分析省略900字左右。我们接着就是顾虑,思考,想办法逃离。我们又开始回到了相亲,不管是朋友还是亲人给你介绍对象,或做你的参谋,往往能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来审视你和对方的长处与短处,他们认为合适了,才会给你们牵线搭桥。这样的婚姻往往开始的时候都没有什么感觉,但当你们走到一起以后,就会发现共同的语言越来越多。在此也祝福这个朋友!“感谢天~感谢地~感谢上天~让你们相遇~”不知不觉内心就给放起了还珠格格的伴奏。

发现每个栏目都有一位冠军,我尝试从发型、长相、胸部、臀部、胖瘦、跟高、来进行筛选,可见这里的确美女如云;再从关键子归类、红唇、低胸、露脐、丝袜、高跟、都是无限的递归下去了,刚去了一趟内景影棚去见识了一般。这个月刚认识一个人体摄影的朋友,其貌不扬、一脸憨厚,说话总给自己付上一个德高望重的名号老大不小了还‘孤单影只’。

那个下午北京天空蓝得不可思议,身边的朋友慢慢渐远了,有时候翻着私自保存的相片,浏览的是相片,想念的是哪个季节,那个身影,谁的情感是肆无忌惮的,是谁又在独房中故作坚强,我们依旧是背着属于自己的重量攥着自己的梦想在生活中独自步行。每一个季节的嬗变,都是思绪的一次转身,感觉到的人都不约而同的会心一笑,零落成泥展作尘,只是香如故,也许当这一切成为过往,我们才会发现。去看电影的机会变得奢侈起来了,现在很少有电影后排是空着的,都是窃窃私语的观影郎女,月中一次观看话剧使得自己还是被忧伤缠绕,难以释放。在外派学习的5天中,整理出‘活着不是硬道理,活着并硬着才是道理’的总结,也让我在这个连过节都找不到节日气氛的城市中,学会了 ‘三国杀’ 这款纸牌游戏,这一切又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