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湿的

始终还能感觉到鼻前停滞着后院桂花的香味,陪着老爸出院后,我也放心的回家里睡个好觉了,屋前院子里的一切都是无束缚的蔓延着,门口花盆中的兰花已只能看到白色花瓣,俨然分不清花茎和杂草了。初一上灯火,夜里在老妈嘱咐的留有灯火痕迹处一支一支的点了起来,这么多年了灯火在我记忆中是点完后就会有一桌丰盛的菜肴,然而这是头一次在屋里的几角落用心在深处默默对亲人朋友祈祷,插上那一束束灯火。

回家总是不能忘记打开那个自制的箱子,把里面所有的物件拿出来,慢慢打理一遍再放回去,说是物件,不如说是记忆,是那一段时光,一个个梦想也随之浮现在眼前,在我心里总是挥之不去,因为那些不现实的或是已经错过了人和事,早已偏离了方向,没有绽放的勇气,也经过了年轮的磨蚀,最后埋香成茔。始终没有去实现。

这次到北京后,最想去做的就是在这个10月份爬一次香山,去年的我们也是在这个日子红叶满山的时候,我们一群人结队爬到山顶,一切就像是在昨天一样,如今一些朋友已经被爱人牵着走了,也有牵着爱人走的;我一边整理这次搬家需要带走的东西,一边看着一张张在北京这个城市的外景合影相片,春夏秋冬、游吃唱观、相片中在我身边的人始终都是在变换着,我带着我能带走东西,这次尽可能多放弃些,多忘记些。找房子的事我没想花大多的精力,直接在一个朋友的房间里蜗居了。

如今几天心里就感觉到这个秋天还没来得站在秋风中瑟瑟的就已经过去了,已经很冷了,乘上电梯的时候,同事问起来了冷暖,才发现我还没有来得及给已经被岁月划伤的身体上加件外套就已经到了深秋,房间里丢在一边的的脏衣服已经需要用箱子来装了,每天的起床时间也提前了很多,尝试着习惯每个早晨起来自己找袜子和关掉还在放着音乐的电脑。前天去屈臣氏,买了一瓶洗发露,早上起来洗了半天却没见冒泡,拿起来仔细一看居然昨天买的是护发素,第二天继续去买,可他们开始打折了,买一瓶洗发水,送一瓶护发素,这才体会到那个女孩,每次去逛超市,就是不买的理由了,好像这些事就不许我痛快的处理完。也希望时间真的会改变一切,爱情也是如此,由最初的为了爱要去拼命,一直到最后要靠着一切附加来维持着爱情,这真是一种颓废的疯狂,也是一种岁月的逝去。总以为耐得了寂寞就可以处理好当下的事物,事实并没有在我身上得到验证,我把电脑中的音乐调到最大的声音,切还想着隔壁那个姑娘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跳蛋,或幻想着明早上,有警察叔叔敲我的门问隔壁那女孩和我什么关系。

最近一哥们仍然在为自己一个处男献给了一个非处女而耿耿于怀,总是电话来问我如何是好,我始终给他灌输只要有感情基础就足够了,。这女孩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像速溶咖啡一般,不清,但有一点纯!穿着一副聚拢文胸,我们见面的时候在麦当劳门口,麦旋风的广告一直播放着‘嘿~ 嗨~ 就是叫你呐.就是叫你呐~ 嘘.不要告诉别人~麦旋风第二杯~半价哦~~~~~~~’我只好给她来了一杯,用半价也给自己来了一杯,她双手捧着那麦旋风感觉就像是要说‘你是我的优乐美…’心想,怎么不是杜蕾斯呢。见面后,大概聊了一会,就把电影票给她了,我是给我那哥们看看这个姑娘长得怎么样,我哥们买了张票给我,当我转交给她。这事办的弄得我很郁闷,感觉就是对人家姑娘有什么不放心的,找受过伤的姑娘做媳妇我觉的没什么好担心的。之后我们电话继续沟通,我始终是支持的态度,如今跳跳蛋都在火热团购中,处女情节早就可以放下了。最后他们在相识三个月后,定了日子,交了定金,准备结婚了。正赶上我出差的那天,我哥们电话又来了,问我之前是不是认识这女孩…,这哥们也算是真喜欢上她了,问他什么感觉,他一边翻滚着一想着“这就是爱啊,说也说不明白。”是啊,爱情就像盲人摸象一样,没个人的感觉不一样的,有的人刚摸到大腿就会说-爱情原来是圆柱体啊,有的摸到胸口处会说-爱情原来是圆形的啊,有的人碰到嘴唇就会说-爱情是湿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