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梦

直到有一天的夜晚再也见不到那些忙碌身影的时候,映入眼前的圣诞树并没有让我觉得多么的绚丽多彩,反而让这个寂静的夜晚更加孤寂,当从外面回来,或夜晚外出,每每都会遇到银座和来福士门口的工人在深晚搭建圣诞树的场景已不再存在。冬天就是这样的让深夜属于你一个人,花红酒绿的处所早在上一个深秋就已脱胎换骨,但是这个城市里到处充满暧昧的味道切是挥之不去的,可即使是暧昧同样令人伤感,让我不得不用旁观者的口吻叙述着自己的一切。

 对着桌子拿支水性笔画圈圈去诅咒一切不想发生的事情,臆想着此时身穿着一件蓝白相间的校服手中没带雨伞的姑娘迎着海南秋天最后一场细雨在校园小路妮妮漫步,而北京的冬天干得我此时已经不止一次往喉咙吞唾液。准备在电脑上找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存放这张蕾丝豹纹低胸背心照片,当我翻开很深很深的路径文件夹时,我嘴角向上一撇,原来你也在这里,就是这样的一个群体总是选择春天去散步夏天去看海在秋天数落叶,也会不顾一切的在这个冬天忘掉所有。

 你却忘了你的承若,只有能看到梦中欢天喜地挂满抽泣哭声你的脸,离开北京一个较深的炮局胡同青年旅馆,当早晨推开窗户的时候还能见到一只名叫欲望的猫,和在不远处的墙上一只名叫无知猫,就隔着窗帘窥了你一宿沉静中有疲惫的睡姿,喝掉只剩下最后一口的凉开水,整理了下背包,出门后头也不回的把门给带上了,一个月中被许多正义的人所追杀,俩人都走上了艰难的道路。

 给自己出游计划,首先想到的是海,初步计划是先去 后海、北海、中南海、等等关于海的愿望也就慢慢可以去抹去。很久都找不到安静的地方坐坐,当走到中山公园生深处,却发现两位举着拐杖的不是两口的老人在一起谈往事,旁听许久只好左转出了大门到了国家大剧院站立在湖水长廊下许久等身体热度降下来的时候,已无意向前,一直站着,直到太阳西下,接近了湖面。最后只能等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或是1月份的中旬,将为我做一个三更梦。

 很多年前连抽烟都解决不了的问题,被她给解决掉了之后,点烟这个习惯就从生活中消失了,坐在吧椅上,收拾快磨烂的背包,一个已忘掉很久的打火机被翻了出来,试着用不熟悉的姿势将其凑近了嘴角处,随着几响清脆的声音之后燃起一纵跳跃的火光,然而冲鼻而来的却是没有香烟的嘴角被烧掉胡子的味道。

 胡子刻意的留长了很多,早上会反复的看镜子中的自己,接着拿起一只墨绿色的铅笔在胡乱涂写了很多0.3克拉字样的墙壁上写道“0.3克拉”,因为会在腊月中旬一个朋友的婚礼上能见到一位离异但没有带小孩子的女同学,拿不出任何其他的东西,只有留有胡子才能让我们的话题更具有沧桑感。一名身穿黑色荷叶边束腰短袖衫的年轻姑娘跑过来,在吧台一角朝我喊了声“有火没”,顿时才意识到自己在这个喧闹的场所,想着往后平静的日子,最后的办法也只能是带着即将要上线的网站去与她相见。

遇到要吃饺子的节气大家都已经提前下班很久了,这个月剩下的10天将会在节日的气氛中忙碌,昨夜从掉了一个螺丝的移动硬盘中找出09年的《圣诞颂歌》看完后觉得过节日就是帮助他人 善待他人的时候!只有这时候 人们才能敞开紧锁的心扉,把所有人都看作是陪自己走完一生的朋友,而不是一些形同陌路的匆匆过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