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质脱俗女

出了地铁,提了提裤腰,做了个深呼吸,到单位的时候已经10点多了,打开双肩包的我找了很久那两个没有吃完的包子,已经成了馅饼上面还有些被挤压出来的素馅。

昨夜跑到北京的最南边,想起昨夜打的士的情景,从东直门打的士,20多分种之后才到下一站东四十条,我只好下车换成那能掐点、有人情味、能零距离接触、可体验速度感的交通工具-地铁。

早上6点出门了准备在这周实现一个完整的工作日,出门找了个公交车站,裸色高跟鞋、连衣裙外面套着一件小西装,从远处赶过来站在我身后一起等着下一趟公交到来的女人,前方远处羞羞答答火红色的太阳也翻过了远处的一个大厦,秋风吹过眉间,只听到公交乘务员阿姨喊“后面的小伙子等下一辆,上不来了。”我回头一看,车站就剩我一个人了……

我坐了3站地但过了很久,眼看就要到了5号线地铁刘家窑站,我想赶紧往下车门方向挤过去,我从车的前门终于挤到一个后门上车的气质脱俗女前,我没再挤了,因为听到后面有人在对我喊到“我们都要下的,别挤了”

下了公交后我看了下时间刚到6点50。到了地铁我心里就有底了,7点30分点就应该可以到单位了,到地铁还得走会,路过一个包子店,没看到一个顾客,我得意的跑前去,买了3个素馅包子,吃完一个的时候,我就随着人流进入了地铁。

幸庆自己没有带公交卡但自动售票机处没有人,我那拿出一张10元的人民并,买好了一张地铁票,经接着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响几下,那机器给我返回8个一元的硬币,立刻一群人从我旁边挤靠过来;哥们、帅哥、伙计、师傅、叫什么的都有,看出来了他们是要在我这换取硬币买票呢。全部换完了后,我拿着手中的零钱看了看,只剩下6元….

我背了一个装满除了自己刚才没有吃完包子外就是别人的物品的背包顺利经过了安检。

不用看着脚下的路跟着前面的人挪动着就行,时不时的就得给后面的人让路,忽然他们开始跑了起来,的确很神奇,真的有一辆地铁刚刚到站了,我依旧一边让着路,一边慢慢的挪动。

到了候车大厅,我先找了个候车座椅歇了下来,每个车门门口两侧都排有15人左右的长队,这趟车我没打算上去。地铁刚走,可那车门前刚才排的队伍,依旧还在哪里,人倒是少了不少,就刚才那会,我身边不知不觉来一个老人坐了下来,和队伍最后一个小伙子聊了起来,我听到最后一句大概的意思是让那小伙子给政府写信,这时候地铁已经走了两趟了。那老爷爷回个头看到了我了,说,你怎么不去排上对呢,我说,迟些,我不赶时间。“这一站等到中午还是这么多人的,赶紧排队去吧。”很严肃的对我说着。我看地铁还没来,人队也排得比较长,我就随口问了下老爷爷,这早出门去哪呢,“我去儿媳妇家赶午饭吃……….”听到这话,我赶紧跑到队伍去,挤了起来,我可不想中午才到单位去。

不错,很幸运还是最后一个挤进了这趟地铁,我面部紧贴着车窗,带着得意的笑容看着那排在队伍最前面身体微胖的姑娘,进入隧道。

眼前一道白光过去,迎面而来的有一排排长队,我脸上刚才那个微笑还没来得急收回,身体就有往车厢里挤的意识了,已经晚了,随着一声‘先下后上’的广播落音,我被那人群直逼到死角,我用双手护着我的双肩包。微微挪动身体尽力调整到我能接受的姿势。

终于到了换成车站了。赶紧跑出去,我瘦小的身体,还是比较敏捷的。一溜烟的到了另一条线路。看到候车厅人很少,沾沾自喜中…..

等候下一趟地铁的我,看了看时间。很神奇的到了9点10分了,上车后也发现,还有座位可以坐下,没经过几站后我出了东直门地铁C口。吃在这里、住在这里、上在这里、出去回来一趟这里的太阳还是每天看到的一样乳白色的。

爱情是湿的

始终还能感觉到鼻前停滞着后院桂花的香味,陪着老爸出院后,我也放心的回家里睡个好觉了,屋前院子里的一切都是无束缚的蔓延着,门口花盆中的兰花已只能看到白色花瓣,俨然分不清花茎和杂草了。初一上灯火,夜里在老妈嘱咐的留有灯火痕迹处一支一支的点了起来,这么多年了灯火在我记忆中是点完后就会有一桌丰盛的菜肴,然而这是头一次在屋里的几角落用心在深处默默对亲人朋友祈祷,插上那一束束灯火。

回家总是不能忘记打开那个自制的箱子,把里面所有的物件拿出来,慢慢打理一遍再放回去,说是物件,不如说是记忆,是那一段时光,一个个梦想也随之浮现在眼前,在我心里总是挥之不去,因为那些不现实的或是已经错过了人和事,早已偏离了方向,没有绽放的勇气,也经过了年轮的磨蚀,最后埋香成茔。始终没有去实现。

这次到北京后,最想去做的就是在这个10月份爬一次香山,去年的我们也是在这个日子红叶满山的时候,我们一群人结队爬到山顶,一切就像是在昨天一样,如今一些朋友已经被爱人牵着走了,也有牵着爱人走的;我一边整理这次搬家需要带走的东西,一边看着一张张在北京这个城市的外景合影相片,春夏秋冬、游吃唱观、相片中在我身边的人始终都是在变换着,我带着我能带走东西,这次尽可能多放弃些,多忘记些。找房子的事我没想花大多的精力,直接在一个朋友的房间里蜗居了。

如今几天心里就感觉到这个秋天还没来得站在秋风中瑟瑟的就已经过去了,已经很冷了,乘上电梯的时候,同事问起来了冷暖,才发现我还没有来得及给已经被岁月划伤的身体上加件外套就已经到了深秋,房间里丢在一边的的脏衣服已经需要用箱子来装了,每天的起床时间也提前了很多,尝试着习惯每个早晨起来自己找袜子和关掉还在放着音乐的电脑。前天去屈臣氏,买了一瓶洗发露,早上起来洗了半天却没见冒泡,拿起来仔细一看居然昨天买的是护发素,第二天继续去买,可他们开始打折了,买一瓶洗发水,送一瓶护发素,这才体会到那个女孩,每次去逛超市,就是不买的理由了,好像这些事就不许我痛快的处理完。也希望时间真的会改变一切,爱情也是如此,由最初的为了爱要去拼命,一直到最后要靠着一切附加来维持着爱情,这真是一种颓废的疯狂,也是一种岁月的逝去。总以为耐得了寂寞就可以处理好当下的事物,事实并没有在我身上得到验证,我把电脑中的音乐调到最大的声音,切还想着隔壁那个姑娘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跳蛋,或幻想着明早上,有警察叔叔敲我的门问隔壁那女孩和我什么关系。

最近一哥们仍然在为自己一个处男献给了一个非处女而耿耿于怀,总是电话来问我如何是好,我始终给他灌输只要有感情基础就足够了,。这女孩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像速溶咖啡一般,不清,但有一点纯!穿着一副聚拢文胸,我们见面的时候在麦当劳门口,麦旋风的广告一直播放着‘嘿~ 嗨~ 就是叫你呐.就是叫你呐~ 嘘.不要告诉别人~麦旋风第二杯~半价哦~~~~~~~’我只好给她来了一杯,用半价也给自己来了一杯,她双手捧着那麦旋风感觉就像是要说‘你是我的优乐美…’心想,怎么不是杜蕾斯呢。见面后,大概聊了一会,就把电影票给她了,我是给我那哥们看看这个姑娘长得怎么样,我哥们买了张票给我,当我转交给她。这事办的弄得我很郁闷,感觉就是对人家姑娘有什么不放心的,找受过伤的姑娘做媳妇我觉的没什么好担心的。之后我们电话继续沟通,我始终是支持的态度,如今跳跳蛋都在火热团购中,处女情节早就可以放下了。最后他们在相识三个月后,定了日子,交了定金,准备结婚了。正赶上我出差的那天,我哥们电话又来了,问我之前是不是认识这女孩…,这哥们也算是真喜欢上她了,问他什么感觉,他一边翻滚着一想着“这就是爱啊,说也说不明白。”是啊,爱情就像盲人摸象一样,没个人的感觉不一样的,有的人刚摸到大腿就会说-爱情原来是圆柱体啊,有的摸到胸口处会说-爱情原来是圆形的啊,有的人碰到嘴唇就会说-爱情是湿的…。

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刚才东直门416公交站处发生了爆炸。我从11楼望下去,一路的警车正赶到这里。
——————————–正文分割线—————————
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我很单纯的看着她那抹了桃红色的唇问着;她很消魂的扑哧一乐:‘以为你这样很与众不同,显得特别坦率?’这是在北京郊区的一个农家院,脑袋还被前两天的酒精刺激的昏疼,这次是在同事面前把自己灌醉了,外出度假也落下只能在这休息,还好这里遇到了放荡不羁的服务员一边聊着,一边昏昏欲睡的休息着。

月底了,几个好友,也在提醒着日志怎么还没有写出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日志都是在月底的时候拼出来的,每个月依旧的忙碌着,但也始终不会把自己忘记在这个网络中。认识了一些新的朋友,对生活又多了几份计划。几年不联系的老朋友又在那个国家指定节假日中建立起了联系,我们一直都孤单,但又对自己太过自信,很多事本可以一起去面对的,日月已逝,青春难留,光阴那个流水,手机中一首很早拷贝进去的歌曲 ’老友万岁’ 勾起昔日的回忆!有时间有机会还是希望一起拿起酒杯干一杯。

和朋友在中秋节聊到了相亲,我个人还是很赞同的,那天话语中,朋友说我脸色泛红,应该是有些话是从我的爱情往事中顺口出来导致心虚。记得我们还很小的时候,老妈经常在冬天把衣橱的‘的确良’布料和几床棉絮嫁妆拿出来晒晒,这些都是他们那个年代谈恋爱的产物,那个时候最时尚的女孩最喜欢的就是这个的确良,还很难买到,都必须起早排队、托朋友关系才能弄到。一快上等的‘的确良’要是再加上一个飞鸽牌或是 凤凰牌的自行车,那搁到现在就相当于“宁愿坐在凤凰后座上哭泣,也不愿意走在马路边上笑”的意思。在那个年代还是比较保守,虽说提倡自由念爱,可没几个敢去自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先确定‘感觉’再进一步念爱,有个基本的方针就是 门当户对。

如今想去自由念爱代价难的是不再保守了,自由之处就是快速进入念爱状态,然后再去找感觉,这样的念爱到婚姻机率大大减少了,具体原因分析省略900字左右。我们接着就是顾虑,思考,想办法逃离。我们又开始回到了相亲,不管是朋友还是亲人给你介绍对象,或做你的参谋,往往能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来审视你和对方的长处与短处,他们认为合适了,才会给你们牵线搭桥。这样的婚姻往往开始的时候都没有什么感觉,但当你们走到一起以后,就会发现共同的语言越来越多。在此也祝福这个朋友!“感谢天~感谢地~感谢上天~让你们相遇~”不知不觉内心就给放起了还珠格格的伴奏。

发现每个栏目都有一位冠军,我尝试从发型、长相、胸部、臀部、胖瘦、跟高、来进行筛选,可见这里的确美女如云;再从关键子归类、红唇、低胸、露脐、丝袜、高跟、都是无限的递归下去了,刚去了一趟内景影棚去见识了一般。这个月刚认识一个人体摄影的朋友,其貌不扬、一脸憨厚,说话总给自己付上一个德高望重的名号老大不小了还‘孤单影只’。

那个下午北京天空蓝得不可思议,身边的朋友慢慢渐远了,有时候翻着私自保存的相片,浏览的是相片,想念的是哪个季节,那个身影,谁的情感是肆无忌惮的,是谁又在独房中故作坚强,我们依旧是背着属于自己的重量攥着自己的梦想在生活中独自步行。每一个季节的嬗变,都是思绪的一次转身,感觉到的人都不约而同的会心一笑,零落成泥展作尘,只是香如故,也许当这一切成为过往,我们才会发现。去看电影的机会变得奢侈起来了,现在很少有电影后排是空着的,都是窃窃私语的观影郎女,月中一次观看话剧使得自己还是被忧伤缠绕,难以释放。在外派学习的5天中,整理出‘活着不是硬道理,活着并硬着才是道理’的总结,也让我在这个连过节都找不到节日气氛的城市中,学会了 ‘三国杀’ 这款纸牌游戏,这一切又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虔诚的忘年

与世隔绝的错觉又产生了,起得早了,睡得早了,饥饿基本是靠晚饭撑着,觉得一天的时间长了,和之前不同的是少了些思考的时间,每天中午2个小时的运动时间,也是之前没有过的。

很多事情自己知道足矣,比如说发生在寂寞的长草的时间里的恋情,以及那些来不及表露就被强硬地塞回去的情绪,于是,就这样悄悄地,象时间一样地经过然后消失,这可能是最好的结局。看完《枪王之王》后更觉得这种事情本应该就这样的。

看完中央3台的《动物世界》节目突然明白了那一份虔诚的忘年之恋,足足比她大5岁,总以为会有一中相濡以沫的爱情像这个夏天的红外线,红得妖艳,能感动一阵后脚踏实地的爱你,无需花言巧语,当走到商店柜台后的寡妇面前一脸委屈的告知我,她已经把自己嫁出去了,她本该只是个多情女子,出于有情有义的活着。也许只能是一缕青烟,在过往的梦境里缭绕,这一切还不如相忘于江湖来的俗气。

没有可以设计完的页面和写得完的代码,偶尔爬出繁重的生活,让自己放空。去国家大剧院那天天阴预报有雨我都没带伞,在建筑风景和人文艺术面前我们更多的是感触到了自己那久违的心情,想想这些年,我连雨伞和雨衣都没有,多大的雨,我也是走来走去,也许我的这个习惯不是很好,至少该买把雨伞了,也许当初就不该还掉那一把雨伞。

今天星期六,明天星期天,后天继续是星期六,我变得继续随心所欲了,唯一一件很傻的事,就是你又开始对爱情抱有希望了。实际上我周末也从来没清闲过,总是有一堆的任务要完成。但是不用惦着早起上班,不用挤电梯,打卡,就觉得时间无限悠长似的,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提前10天买的一张回家的火车票,在临走前2天退了,发现等待太久来的东西,多半已经不是当初自己想要的样子了,遇见她,是在遥远的时代,那个时候的我少年轻狂,自认为还有大把的青春可以浪费,情欲没有,有的是小小的欢欣,欢欣得只会微笑,不紧张,切是那么的自然,虽然她是一个冷面如冰的人,但看得出她是心里温柔善良的女子。

一场秋雨一场凉,秋天,是一个该上学了季节了,一个出国留学朋友在前一天约好我们一起大山子798艺术区,再次打乱了许多安排,凑巧的是我再一次脱离了组织,单位组织的一场主旋律、苦情的、直刺我们那闲置了很久的泪腺《唐山大地震》观影活动我只好放弃了。已经记不清楚最后一次掉下的眼泪的时间了和地点,大概是和朋友有关系的事了。798大山子艺术区,在家乡的就知道这个艺术区,我至少比认识后海来的早,呵呵,来到这座城市,更多是躲在钢筋水泥,干净整洁的办公楼里后,去的更多是那些灯红酒绿淫靡的屋子里。我已经走的很累,朋友去创意商店后,我在门口邋遢的依在长椅上,整个798在周四还是有很多游客的,尤其是外国友人,从来沦落不遇佳人的我,我看到外girl穿着白裙子从走在阳光下,我能感觉到她的呼吸,从回眸的那一刹那她也应该能听到我心里的急促跳声,也许少了语言的沟通,可以使误会大幅度的减少,一直到那身影消失在一个画廊的门前。

午夜是个能让好男人变坏,坏女人变得更坏的时间,好与坏,往往就在冲动的一刹那间,就看你如何选择,看完一帮老男人的意淫片《敢死队》感觉片子大不小,很不错,简单明了的故事情节,默契演绎着友情爱情心灵触角,出了影院大厅,不想竟然秋凉了,穿了短袖T恤,走在昏暗的路灯下听夜风絮絮,人稍散,孤寂的气息像从夜气里浮了出来

 

不妖艳,但理所当然

这个不平凡远大于这个似火的酷夏温度。起飞前的一天我都没去注意下机票上的写的是在几号楼台登机,新的网站发布系统和几个朋友的网站都是继续往后耽误着…..对生活的态度我总认为一切都会过去的,很少自我感觉到焦急、茫然、恐惧、无助,早晨的北京城很安静,也是在这个朝气蓬勃的城市中潜射出了自卑、紧张、颓废、不知所措、忧伤、悲哀。

在机场的书店中,还是选择了这本村上春树著的《当我跑步时,我谈些什么》出差的大部分时间应该还是自己的,何况我一个做技术的以网络编辑的身份出差,我显得更多的无奈,至少看书可以忘记眼前的那些美女发嗲抢戏装清纯的场面。

blog并不是想让他成为波澜壮阔的某种生活假象的展示台,或静水深流或来自欺欺人,只是在另一个思维上把工作的事情丢一边,北京过去的22个网络媒体记者,男性个个威猛如狼,女性则款款吊带丝袜,还好这次是湖北三峡游,若是神龙架估计能回来的所剩无几或则是身怀鬼胎多几人。

从上往下看云朵的时发现这个时候的天空还是一样高高在上,一成不变。两个小时除了看书,就是看过道来来去去年龄比我应该还大空姐,顿时一种类似鬼哭狼嚎自暴自弃的快感油然而生。

机会还是固执的留着有准备的人了,背包中几乎装上了某些不可能用到的生活用品。4天的行程,我对三峡的没太多的记忆,通过相机的望镜伴随着快门的响声不知不觉中一种孤寂感像酸一般的从瓶中溢出的。

从宾馆出来,身体上的酒味已打乱了嗅觉,心有余悸的往北走了许久,一个和所有城市一样的夜晚呈现在眼前,因有这样的霓虹灯在城市中闪烁,整个城市在夏天的夜晚充满激情。

其实漂亮的女人笑起来都有些相似,令我惊艳的并不是美貌,而是那种带着怀旧的多情味道。第二天的夜晚,我漫无目的的约了她,在一个刚到的城市只能是争取最后的机会,没有惊喜,我也并没有想好惊喜的对策,电话响起时,已抽掉了4根那种久违耐得住寂寞的香烟。有种相见很晚的感觉,身缠潇洒的雪纺衫,瘦身牛仔,一双鱼嘴恨天高,不妖艳,但理所当然。已经无力大声叫喊,无人和我大侃,KTV的一次夜晚,我天真幻想着以为我们将永远一起生活在这个城市,老了以后都住在你同事的精神病院中。

一个地方的风景,不足让你留恋,想一个地方、去一个城市,也许是那里的人。车马费就是用来给同事带当地的特产,我也不例外。由于天气的问题耽误了2个小时的返程时间,依旧是面对夏天的高温难熬,我一边看着相机里的自己被那三峡风景赋予着享受权利,一边接受着并习惯的忘掉一切。

单色眼影

5月底的一个周五,和单位一同事被一场主旋律 《复兴之路》给澎湃了,这些事总能把一脸安分守己思想觉悟勉强不够和组织靠拢的我扯进去了,出了西单青少年宫影院,这时从心头涌出莫名的伤感,也许是一份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天空刚刚落下了的雨滴,硬是把这120多分钟热血不留青烟的给彻底消灭掉了,我正寻找地铁口的时候,在离影院大门不远的长廊处发现了她,一袭长发在她双肩上柔顺的滑落,在雨中轻轻和着腰间飘舞着,就那么一下,一下的飘着,她身著一件拼接风格的半身裙,感觉是一双需要额外温暖的腿上着一双白色的小跟皮靴,此时的我已走到女子跟前,也向她询问到了西直门地铁口大概的方向。

北京的天气也开始让那颗燥热的心更加空虚了,隔壁姑娘开始减肥计划了,一直很多天都是外面解决晚餐,6月初回老家喝朋友的结婚喜酒才发现,平时朋友一起的很多,可一个人在火车上来来回回了很多次了。工作厌倦期到来了,所有事情往后放了,一堆一堆的,能像那孤寂一样压着你千疮百孔。

那是怎样的一个季节,我们离开保龄球场后,我们温柔的对视着,除了那双雪灵有神的闪亮眸子以外,我想字典中能修饰女生柔情一面的字词都无法形容此刻的她。这是我们40多位都来自不同单位所谓优秀的工作者一次户外生活中的一幕,众多的笑脸激情荡漾的在活动中踊跃表现自己,所谓一笑为红颜,天生我就对陌生的事物有心理上的排斥,也可以说我天生不会展示我最真实的一面,一个人在什么时候最真实?不伪装,可以喊累,可以黑脸,可以自大,可以腹黑,以及任意的脆弱和无限的意淫,我们在开往郊区的大巴上,配合着导游小姐的游戏,一阵一阵的欢笑声,从她脸颊穿过,尔而她用手扶起被风散在胸前的发梢,当她侧脸的一刻发现我在注视着她,顿时我处于一种近乎被动的状态,欣慰的是我们的座位离得不是很近,她嘴角扬起的样子同样的让人销魂,趁这个时候,我把那快僵持的脑袋给调正了。

一路上2个小时,到达目的地时候已经5点了,我感觉已经很困了,我们也各自领取了房卡寻找着自己的房间,在5楼的走道中,大家陆续找到自己的房间,人慢慢少许很多,我一眼就看到了她,在尝试着打开房间的们,这时我离她有6米左右,我渐渐放慢了脚步,昏黄色的灯光下,那宽松衣服依然不能掩盖的魂牵梦绕的胴体以及那流水一般的小腰,近了许多,侧面轮廓中挺直的鼻梁下一张梦露般性感的红唇,我随口说了下房卡插反了,她那双雪灵有神的闪亮眸子外被干净有致的单色眼影,从眼梢一直拍向鬓角的眼影一撇,在随意修饰的眉毛下显得那么的妩媚,扑面而来是若隐若现的香水味中夹着浓烈荷尔蒙的气息久久不能散去……(被和谐许多字)。房间没有直接射进来的阳光,很懒散的接着前台打来的叫醒服务电话,一天的集体活动又开始了,总是在不同的小组,同一个拐角相遇。也真心的希望这次活动能让我的工作厌倦期早点结束!

是这样的陌生,慢慢向心里渗,面对昔日的好友,也多了许陌生感。没有最初的新鲜感觉,对天狂怒自我孤独,然后从此陌路,几乎每天都这样忘掉当初梦想的忙碌着,真难理解什么叫清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