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天扯地的垂落

只能在空气尚未隐去的阴霾中找出些按揭的琐碎记忆,貌似那女孩的3、4天一样来的快也去的快,只留下隐隐的痛楚和一片猥琐。5月立马也就要过去了,我博客还没有被封,电脑硬盘还有空间,一些朋友Q信过来咨询问blog怎么这么就没更新,我也在这里忏悔反省加认错,不写博客不是我的错,而是最近除了暴忙暴奔波以外,非常有限的业余时间刚好遇到这个劳动最光荣的节日回老家一趟了,在老家的4天遇到老舍笔下的雨(直的雨道,扯天扯地的垂落)单身的睡在偌大的双人床上时时吹来窗外被雨打过绿色的味道,睡得死去活来并且一直做梦梦到私奔的日子,从记事的时候至今,只能是在家睡懒觉的时候总担心老爸或老妈喊我吃午饭的声音。

我总是喜欢回避问题,尤其是感情事,能躲得过一时,绝不残忍一秒…(隐去500字左右)。和往前一样,写blog也是因为要介绍一个站点的上线。在劳动节的3天中完成了前一个阶段的工作。

我把自己倚在墙角上以弥补这个北京春天的寒冷,然后不顾一切的将自己情深深雨蒙蒙的想着她的一切,感觉这个角落都住着一些冤魂,腻子粉已掉一地。毒辣辣的升职记看到的只是杜拉拉的感情不足的一场暧昧性情戏,完全不能靠罩杯说话,整个过程,放到5点半的2号线地铁上挤挤乳沟还是能给挤出来的,真不及自东向西欲动过来的亮丝嫂来的心里澎湃,那身上Dior和阿马尼的混合香水味足已让这个月多迟到几次,每次从东直门桥西走到桥东一张张性解放的脸颊;一位一无所有的乞丐唯一收到的钱还是自己给仍进去的几毛钱,但他比那几位经常纠缠务工大叔的警察叔叔来的勤;而尔能看到几颗青春寂寞躁动的心站在桥中看着那自南向北的车辆哼着苏打绿《无以伦比的美丽》。

一起聊天,一起跑到人多的地方看书,一起找个人少的地方就餐,一起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在做什么,总能把自己的性情推上一个高潮,人性嘛,何来的不堪。安全感实在太虚幻了,而且我深知我多半的选择都是放弃安稳,把自己往没有路的路上逼。事业如此,情感更是如此。回首那些,满是伤痕累累的流离放弃,放弃的都是岁月安稳。生活上总有一些不喜欢的事可必须要去做,但求自己能多做些自己喜欢的事,给自己买了件带有邮票印花的T恤,下午一直打到北京下天空下起小雨,所有游戏币都给丢到新东安4楼世嘉游戏中心了,总想着那些青春无悔的事儿,可想想搁哪儿都不可能的。

还记得吗?《阳光灿烂的日子》

那时我们高二,日子基本是在校外过的,从村里借了台万利达影碟机后,基本在我家楼上度过的大半学期,一晃就6年过去了,电影剧情应该有些模糊了,甚至我们那群人期间相遇还会问起我们一起看过的那部忘记名字的电影来;可那群人,那时夏天,还有那一次一次莫言观看电影的情景,我们不会轻易 继续阅读“还记得吗?《阳光灿烂的日子》”